双鸦

【文豪野犬乙女向】超短篇 太宰x你 (烟花)

超短篇  太宰x你 (烟花)


1.文笔渣

2.ooc肯定有

3.其实只是小段子吧…(重要的事说三遍)

4. 你只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普通人(重要的词说三遍)



今天你和太宰一起去了夏日祭,你感觉太宰似乎有些烦恼,你想想个办法来让太宰稍微高兴一点

突然,你想起了小时候的回忆,决定在太宰身上试一试。

你突然拉起太宰的手,“往这边!”然后拽着太宰一路兜兜转转来到了旁边的森林里。

“小姐?”太宰似乎有点不解,但是你并不打算多说,只是继续拽着他向前跑。

“马上就到了!”

突然你停了下来,然后转身用手蒙住了太宰的眼睛。

你绕到他身后,“不可以偷看哟,往前走吧。”

太宰微微叹了口气,用无奈又带着点宠溺的声音说道:“好好,遵命,我的小姐。”

你看了看表,时间快到了,你松开捂住太宰双眼的手。

“3,2,1!快睁眼!”

在太宰睁眼的时候,漫天的烟花同时绽放在寂静的夜空里。

“很好看吧,这里可是最好的看烟花地点!小时候哥哥看见我不高兴的时候就带我来这里。”你望着纷飞的烟花,表情温柔又怀念,“那个时候看到满天的烟花,感觉什么烦恼都飞走了。”

你转过头,发现太宰也看向了你。

你看见太宰微微惊讶的神情,心里有些不安。“我看今天太宰桑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就自作主张的带你来这里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让你的烦恼稍微飞走一点呢?”

闻言,太宰的目光柔软了下来,他轻轻的用缠满绷带的手揉了揉你的短发,然后顺势将你揽入怀中,头也随即靠近。


你们在绚烂烟火的照耀下交换了一个轻柔的吻。


“我很开心哟,小姐。”



作者有话要说:

补充说明一下原创女主身高170,对的,就是这么挺拔,要不然怎么捂哒宰的眼睛呢~

之前潜水多日看乙女向的粮,终于按捺不住决定自己开始产,最近一直在脑补一个完整的哒宰x你的乙女向脑洞,这个片段也是属于这个脑洞里面的,但是又不敢开坑...这个人是没有恒心和毅力的啊,而且表达废...语死早...


【文豪野犬乙女向】超短篇 太宰x你 (我有奇怪的告白方式)

【文豪野犬乙女向】超短篇 太宰x你 (我有奇怪的告白方式)



1.文笔渣

2.ooc肯定有

3.真的很短很短很短(重要的事说三遍)



最近太宰每天都往你这里跑,而且经常一待就是一整天,


你感到很奇怪,于是问道:

“太宰桑工作不要紧吗?最近都没怎么看到你去工作啊。”


太宰从背后环住你,把下巴放在你的右肩,

“工作的事有国木田君,大丈夫,而且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啊,那就是...” 说着还用毛茸茸的头发蹭了蹭你的侧脸,“和小姐在一起。”


[啊啊啊啊这样的太宰桑简直太萌了太犯规啦!!!!]

这样想着的你深吸了几口气,才控制住自己想要马上反手给哒宰一个熊抱然后蹭蹭蹭的冲动,

然后,你努力摆出一张严肃的脸,把肩上的大毛脑袋拿下来。


“不要随随便便把自己的事情推给别人做啊,这样国木田君会生气的。”

太宰只是向你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于是你继续说道:“和同伴维持一个好的关系是很重要的!所以请太宰桑好好的工作啊。”


“唉,如果这是小姐的要求的话…”话还没有说完,你马上急急忙忙的补充道:“不不不,这只是一个建议而已,要求什么的,我没有那个资格啦!!!”


“那么,小姐愿意成为拥有那个资格的人吗?”


听到这里,你涨红了脸,[幸福来的措手不及!!!!!!]



一个星期以后,你才在国木田那里听说之前太宰早早的就把一年一次的带薪假给请好了。



后记:

后来你们干了个爽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乙女向超紧张的...本来文笔就差,而且已经将近两年没有碰过语文了...心好慌,其实这只是一个脑洞,但是我感觉并没有表现出那种粉红气泡的感觉...大家凑合着看吧😂


犹记昔年 番外 殊琰 (发糖)

上一篇求粉,今天一看就破50了,好高兴~~~只是送来的福利~~

今晚结局高虐,所以先上点糖压压惊。

如果不出意外昨天的那个春宫图梗的后续今天晚上能上线,有肉渣~~但是是不出意外...因为我现在还没开始写然而作业还没写完...


脑洞大开的甜梗,ooc有,逗比向,请大家不要介意的吃糖吧~~


ps: 小女子专业发糖二十年


林殊十岁   萧景琰十二岁


今天,林殊生病了。

对,林家的小少爷,那个小火人生病了!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金陵城中的人心中都是拒绝的。

尽管大家不信,但林殊确实是生病了,现在还在床榻上窝着呢。

晋阳长公主急急的宣召太医进了府,太医一看,只不过是偶感风寒,不打紧,合计了一下,开了几副药就匆匆离去了。

当萧景琰到林府去看望林殊的时候,他已经喝完药睡下了,无奈,萧景琰只能作罢,但转念一想实在是担心,于是请求母妃和长公主殿下,希望能在林府陪宿一晚,明日等小殊醒了看看他再走。

长公主和静嫔欣然应允。

第二天 卯时(5-7点)林殊醒了,揉了揉眼睛,想着昨晚明明听着景琰来了,但是因为实在太困睁不开眼就睡过去了没能见到他,心里有些遗憾,不过转念一想景琰定然是不放心自己,肯定是会在林府留宿一晚的,于是便唤来小厮。

小厮推门欲入却被林殊制止。

“你就站在外面别进来了,景琰呢?”

小厮在门口答道:“小少爷起了吗?昨晚七皇子陪了你一晚,寅时(3-5点)才睡下。”

林殊听罢,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缝,“我家景琰果然最在乎我了!”

门口的小厮很淡定的听着小少爷在房内鬼畜的咯咯笑声,问为什么淡定,因为习惯了,小厮非常冷静的回答。


这时长公主听到动静,想要进屋来看看儿砸,林殊连忙大叫:“母亲且慢!”

“小殊,你这又是怎么了!”长公主很无奈,不过病人最大,听着儿砸中气十足的喊声,想必这病已经不打紧了,于是只得离去。

“等景琰来了叫我啊!除了景琰谁都不让进我屋!“林殊又开口吩咐门外的小厮,听到小厮应下了,才放心的继续睡一个回笼觉。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林殊被门外小厮的敲门声惊醒,听到门口传来的急促脚步声了然一笑,又装作睡着的模样等着外面的人推门而入。

景琰本是想在林殊床榻前陪一宿的,但是实在太困,不得已只能在侧房歇下,醒来已是辰时(7-9点)想必小殊此刻已经醒了,于是马不停蹄的赶去看望。

景琰推门进来的时候发现小殊正睡着,不忍心打扰,放轻脚步在他的床榻边上坐下。

这个时候,睡   着   的林殊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一脸迷糊,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猛然”发现景琰在这里,又非常“惊喜”的说:“景琰,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然后坐起身来一把把景琰揽过来狠狠的蹭了两下,弄的景琰红了耳朵,不好意思的把头埋到林殊的颈侧。林小少爷享受着自家竹马温热柔软的身躯,一脸餍足的表情。


午饭过后,萧景琰还有课要上便向林帅和长公主辞行,林殊把他送到门口,然后在他耳边说道:“景琰你是我的有缘之人,我以后定不会负你的。”然后红着脸就跑回了林府,只留下呆愣愣的景琰。


主堂内,长公主唤来贴身服侍林殊的小厮,问道今天为何不让任何人进他的房间,小厮想了想,回答道:“想必是因为少爷前几日听到了坊间的一些说法。”

“哦,什么说法?”

“在你生病的时候你第一眼看到的人是真正爱你,愿你和你共度一生的有缘人。”小厮想了想,答道。

长公主和林帅听罢,了然一笑。


就是一个这么狗血傻白甜的设定,没有任何科学逻辑可言,只是比较甜嘛~~大家吃的开心~~



犹记昔年(三)殊琰

古代的各种知识一窍不通...也写不出古风的感觉,大家将就着看吧~这次是春宫图梗…本来想两个一起写的,但是好像写的太多了,互撸留到下一更吧~~

林殊十二岁,萧景琰十四岁

某日清晨,当林小少爷还在林府的大院子里踱着步等着七皇子来找他玩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跑过来。林殊定睛一看,这张脸也是见过的,是芷萝宫的太监。

“林小少爷,娘娘打发奴才来送个口信,说是七皇子今天病了,怕是没办法过来了。”小太监行了个礼,躬身说道。

林殊一听这消息,顿时急了:“什么,景琰病了!不行,我得去瞧瞧!” 一句话的功夫就快出了林府的大门。

身后的小厮赶忙追上去,口中叫着:“小少爷,小少爷,今天可是谢老先生讲学,他最见不得有人缺席了!小少爷!!”

“我还怕那秃驴!”

小厮最终还是没能追上林小少爷,只能在府门口望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心里异常的不安,怕老爷夫人会因为自己没能拦住少爷而降罪。忽然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一看是老管家。

“不用担心,这件事不怪你。”

“可是...”

“哈哈哈,小少爷就这脾气,就连老爷和夫人都拦不住他。”

“啊…”

“你刚来,什么都不懂,以后要是这七皇子那边有了什么状况,小少爷定是第一个要跑去的。”

小厮有些愣了,只见老管家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的教育道:“习惯就好”

芷萝宫内,萧景琰正倚在床榻上喝药。

“母妃,这药真苦”景琰嘟着个嘴巴很不情愿的把一碗药喝光了。

静嫔接过景琰递过来的药碗,瞪了他一眼,“知道苦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河里疯玩了。”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从远而近的喊叫声打断。

“景琰景琰景琰!!!!!”随着越来越大的喊叫声而来的就是不久前飞奔出林府的林小少爷了。

静嫔见林殊来了,起身让出了位子,林殊立马靠过来,仔细的看了看萧景琰的脸色,虽然有些发白,但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于是松了口气,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床榻边上。

“景琰你怎么生病了啊!看看你,不就是入了个秋嘛,你就倒下来,真没用。”

“还不是你昨天非要拉着我下河去捉鱼!”

“那我怎么没事啊!”

“你!”萧景琰一时生气,咳嗽了好几下。

“行行行,不逗你了,你就好好养病吧!”林殊推搡着景琰把他塞到被窝里,又细心的帮他掖了掖被角。

“可是今天...”

“我帮你请假,那谢秃头还能说什么不成!”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景琰在病中,眼睛红红的泛着水光,大大的鹿眼带着一丝疑惑和小小的委屈望着林殊。

林殊心里有点痒痒的,屁股动了动,随即挤上了景琰的床榻。

“哎,你上来干什么,快下去!”

“怎么,难不成你还害羞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快给我下去,到时候传染给你怎么办!”

林殊翻了个身正对着景琰,手一伸把被子连同他一起揽过来,“我身体好着呢,你就算真传染给我了我也不怕。”

“小殊…”

“行了行了,快睡吧。”

“恩…”几个呼吸间,已经困倦的萧景琰沉沉入睡。

林殊轻轻起身,又替景琰再次压好被角,然后悄然离去。

当林殊赶到学院的时候,课还没有开始。林殊随便找了个角落的位子坐下,百无聊赖的四处看看。

“我跟你讲,我今天早上发现我裤子湿了...真是好丢人。”背后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林殊一挑眉,想着这么大人了还尿床,真是丢脸。

“什么啊,这可不是尿床”另一个声音提高了点音量,马上被之前那个人给制止下来。

“那你说这是什么?”

“这是梦遗!这是好事,这表明你已经可以”那个声音似是有些羞赧,又压低了一点说道:“行房事了!”

“真的!”

“千真万确!”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去开荤了!”

刚刚因为听到这等私密事而略微有些红了脸的林殊听到这里不屑的冷哼一声。

身后私语的二人停了一下,那个听着很懂的人拍了拍林殊的肩,笑着说道:“林小少爷,您可别不屑一顾,这鱼水之欢乃是人生一大乐事,你还小,现在不懂,等你真的尝到这销魂极乐之后恐怕其他事都不足如眼了!”

“当真?”林殊眼睛亮亮的,想着若世上真有此等妙事,定要叫上景琰一起感受感受。

“当真!”那人见林小少爷上了心,眼珠子一转,想着若是现在能抓住机会讨好这位帅府的继承人,以后行事便能方便几许。于是从衣襟中拿出一个布包,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一层层揭开。

“这是…本…画集?”未经人事的林小少爷看着封皮上露骨的图画面上一阵羞赧,只一眼,便撇过头去不敢再看。

“这可是好东西,小少爷也十二三了吧,该是懂这些事的时候了,不妨先拿着这本春宫图去,好好研读,这以后该用的上的时候,也不会慌了手脚!”那人见林小少爷的神色稍霁,似是被说动了,心里一阵得意,更加下大力气吹捧起来。

“这本图册可是我百般寻觅方才得来,不仅有介绍如何交欢的,还详细讲了如何自渎。看林小少爷就是那种不会随意与女子行这般事的人,这本春宫图定能帮您在一个人的时候舒缓舒缓。”那人一脸猥琐的笑意,把那本书用布裹好了,塞进林殊的怀里。

林殊把布包收进怀里,再整整衣领把布包收的严实些。忽又想起刚才那人说这种事竟只能与女子做,那如何了得,景琰是自己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这等好事自然是应该同担的,于是便问:

“女子?为何一定是女子,不可以和男子行...这愉悦之事吗?”

“这…也不是不可...只是...没想到原来小少爷竟有…额…此等嗜好。”那人被林殊的话吓了一跳,暗自腹诽这大将军的儿子胃口真是不一样。

“可以就行!”林殊高兴的想,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嘛!

“这…”那人似乎感觉林小少爷走进了什么误区,想要进一步说明,谢老先生已经到了。想着自己无论如何是不敢得罪这位老先生的,要不家里可是要抽死自己的,只能作罢。他望着前面林殊的背影,默默的看他心不在焉的听着课,时不时的摸摸怀里放那个布包的位子,心里有些不明不白的罪恶感。我还是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他想到。

林殊当天傍晚下了学,第一次早早的回到家里,弄的林帅和长公主一阵诧异,却得到“我今天要认真钻研学业,不要打扰我”的答案,看着房门在眼前迅速关上,摇了摇头,吩咐下人无事勿扰。

房间里,林殊急匆匆的翻开春宫图,一个字一幅图的认真看过去,看着画里交缠的男女中女子的脸上带着舒爽的表情,林殊想着景琰是自己的好兄弟,自然是应该让他更为舒爽,点点头,把脑中记忆里的男女换成自己和景琰二人,然后在心里称赞自己真是体贴,便继续投入认真研读的工作中来。

TBC

题外话:下一章放点肉渣渣吧~~,求粉~~
(ฅ>ω<*ฅ)

犹记昔年(二) 殊琰 苏靖

年龄设定依照原著,小殊比景琰小两岁

林殊十三岁  萧景琰十五岁

那一天他们为了两个人晚上到底睡不睡一张床而争执着。

“我已经十五了,再过几年就要有自己的府邸了,不能再和你挤一张床了!”

“我都不嫌你挤你还嫌我了啊!”

“你!” 七皇子殿下觉得自己应该树立起作为哥哥的威信,于是轻咳了一声,努力绷着脸让自己显的很严肃,“小殊,我比你大两岁,你应该听我的,今晚分床睡!”

“要不…我们来比武,我赢了你就得和我一起睡!”

“好啊,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是比武,两人也没用上真刀真枪,一开始还煞有其事的正经出招,结果林殊趁萧景琰不注意偷袭他痒痒肉,互不相让的局面瞬间扭转。

“哈哈哈...小殊...你这家伙...哈哈哈...竟然..偷袭…哈哈哈”

“兵不厌诈!快认输!”

“不认!哈哈哈”景琰的倔脾气上来了,愣是不愿认输。

林殊见状,找准印象中景琰的弱点——腰上的一块软肉,轻轻一捏。

景琰腿一软就往后倒去,连带着身上的林殊,两个人摔在了草地上。

倒下后,两个人都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欲望,索性就摊开身子在草地上放松的躺下。

“景琰,我以后要像我父帅一样,带着我的兵守卫我大梁的边疆,我要告诉大渝,只要有我林殊在,他们一寸也别想攻进来!”

“小殊...等皇长兄登上皇位,我定要替他护这万里河山!也不枉他这么多年教养之恩!”

“你十七岁就可以有自己的府邸了,真是羡煞我了”

“我的就是你的,到时候我的王府你自可当你自家随意往来!”

“嘿嘿,我就知道景琰你心里是有我的~”

“没个正经!”

“说真的,我打算以后在边疆建个府住算了,反正天高皇帝远,而且祁王哥哥这么宠我,肯定会答应的。”

“你就仗着大家都宠你”

“边疆苦寒,若我独自一人必是孤苦无依,七皇子殿下可愿不愿千里一望友人?”林殊认真的看着景琰,一双眸子分外亮人。

“小殊…”景琰愣了一下,正色道:“只要你想见我了,哪怕万里之遥我也一定会去的。”

仿佛是被景琰认真的目光给盯着害羞了,林殊扭过头去,想要说几句调笑话来缓解气氛,“那你还不如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呢!省的麻烦!”

“倒是个好主意,到时候我会去求皇长兄的!”

林殊闻言猛然回头,景琰正定定的看着他,繁星落入他的眼眸,衬着黑亮的眸色,美不胜收。

林殊想,这一幕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了。一瞬间,眼眶热热的,林殊怕自己的红眼眶丢了面子,转身背对着景琰,想找个话题岔开。

“明天父帅就要带我进军营了。”

“…”

“我会努力学习兵法,争取能早日上阵杀敌。”

“…”

“今天我要早点睡,天色不早了,你...”

“今晚一起睡吧”景琰低着头,林殊看不到他的表情,只听到有些低落的声音。

“嘿嘿,你这大水牛,竟然妥协了!走走走,静姨上次带来的糕点还没吃完呢!”林殊一把勾过景琰的脖子,把他从草地上拉起来,又推搡着带他进了屋。

“跟着我,有肉吃!”

“这可是我母妃做的!”

“那也是做给我的!”

两个声音逐渐隐入深夜。

即使是边疆苦寒,杀伐无情,我还有你一起与我共担。




题外话: 下个梗是用春宫图还是用遗精呢(ฅ>ω<*ฅ)

犹记昔年(一)殊琰 苏靖

犹记昔年(一)殊琰 苏靖

一时脑洞之作,第一次写三次元的同人文,写的不好勿喷…时间设定在林殊还没有上战场,靖王还没有封王的,那段 天 真 烂 漫 的日子里。设定称呼林殊为林小少爷,靖王为七皇子。

在一切还未发生之前,林殊依旧是金陵城那个最明亮耀眼的少年,萧景琰依旧是有着温暖笑容的单纯的倔脾气。

一个是大将军的独子,一个是皇家的七子,这金陵城中,谁人不知林殊和萧景琰是一对关系好的能穿一条裤子的欢喜冤家。在最热闹的大街上,在城外的小溪旁,树林边,在赤焰军的演武场上,四处可见他们俩嬉闹玩耍的身影,每天在酒馆,茶铺里,人们三三两两的讨论着这对少年。

xx年春   林殊八岁,萧景琰十岁

金陵城,xx茶馆

“听说昨天他们俩又打起来了?”

“可不是嘛!好像是为了一匹新进贡的宝驹,两个人争的不可开交!”

“唉,我还听说两个人都受伤了”

“我那个在宫里当值的妹妹给我透露了一手情报”

“快快快!听说那林小少爷的鼻子被七皇子一拳打出了血,是不是真的!”

“对对对,但是林小少爷也不甘示弱啊,反手一拳就把七皇子的左眼打青了。”

“哟,那了不得啊,这么严重,这两个人闹的可是真凶!”

“可不是嘛!前几天这两个人还同进同出,好的难舍难分的,昨天就突然打起来了。”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

“快看外面,不就是他们俩嘛!”

“哈哈哈,今天就和好了,真是年轻人不记仇啊!”

大街上,出现在人们茶余饭后谈资中的两位主角正搭着肩亲密的走在一起,红衣少年的左眼依稀还能看见青紫的痕迹。

“小殊,昨天你打我这一拳打的这么重,你打算怎么赔我啊!”(生气脸)

“嘿,你不是还把我鼻子打歪了吗!我还没找你赔呢!”

“你!我根本没下狠手你就趴在地上嗷嗷叫了…然后你等我蹲下来看你的时候给了我这么重一拳…”(委屈脸)

“行行行,景琰小哭包,都是我的错,我这不是给你赔罪了吗,走走走,我新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一定喜欢!”(安慰脸)

“你竟然有地方我不知道的!”(瞪大眼睛脸)

“本少爷的秘密多着呢!”(得意脸)

“比如说你7岁的时候还尿过床?”(鄙夷脸)

“这件事你怎么知道的!我明明在你没醒过来之前就把床单处理过的!!!!”(不可置信脸)

“我...”

“你睡觉睡那么死,怎么可能知道我早上起来换床单的!”

“是我...”

“哦!我知道了,是不是翠儿告诉你的!这小丫头片子,本少爷把床单给她洗的时候再三叮嘱不能告诉父帅和娘亲,尤其是景琰!”

“不是!你…谁叫你…总喜欢贴着我睡…”

“啊?”

“你弄到我裤子上了!!”

“啊!”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都是你这个家伙,害的我回去被芷萝宫里的宫人们一顿笑!”

“我记得你是那天晚上才回宫的...哈哈哈,你不会是把那条弄脏的裤子穿了一天的吧!”

“林殊!你找打!”

“你来打我啊!哈哈哈!穿了一天!!哈哈哈!!”

“你别跑!”

过路的人看了纷纷侧身避让,带着无奈的笑容。

明天的谈资又多了一条:林小少爷7岁尿床,同床皇子不幸遭殃

“他们怎么又打起来了!”

“没事,明天就和好了”

题外话:明明我想写的不是这么逗比的,然而写着写着就逗比了...一开头的画风还比较正常,到了后面…一发完结果然是奢望,那就继续写吧~毕竟是俩熊孩纸,活泼一点...不算ooc吧...